美英澳合作建造核潜艇法国因此遭遇“退单”

2018年,法国总统马克龙(左二)和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左四)在澳大利亚悉尼参观澳海军“沃勒”号潜艇

近期,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宣布合作在澳建造核潜艇。随后,澳方取消与法国的潜艇订单,引发法国强烈不满,美、英、法等国之间盟友关系受损,影响波及外交、经济、军事等多个方面。尽管相关各方采取措施意图减少“潜艇事件”造成的影响,但西方内部的矛盾分歧再度暴露。

对于澳方取消潜艇订单一事,法方表示强烈不满。除首次召回驻美大使和驻澳大使外,法国驻美国大使馆取消纪念“弗吉尼亚大海战240周年”的庆祝活动,原本参加活动的法国海军高级将领也提前回国。据悉,弗吉尼亚大海战发生于1781年,是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的著名战役,也称切萨皮克湾海战。法国当时派出陆军、海军部队,支援美军击败英军。原计划的英法国防部长会议也被推迟,这将影响原定于会议期间讨论的两国“未来巡航导弹/反舰导弹”项目进程。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在纽约参加第76届联合国大会期间表示,澳大利亚撕毁潜艇合同破坏了法国乃至整个欧洲对合作伙伴的信任。法国外交部国务秘书克莱门特·伯恩表示,由于信任被破坏,欧盟不太可能与澳大利亚就自由贸易进行谈判。法国外交部认为,有必要评估美英澳三方安全联盟对不扩散核武器领域的影响。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澳大利亚取消潜艇订单一事“不可接受”,并强调在一切恢复正常前,西方国家间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德国方面认为,澳大利亚取消潜艇订单的做法让法国难堪。德国欧洲事务部长迈克尔·罗特呼吁:“欧盟成员国不应依赖欧盟外的国家,应团结起来,消除分歧、加强合作。”德国总理外交问题顾问克里斯托夫·霍伊斯根表示,美英澳三边安全联盟以及核潜艇问题是对北约伙伴的侮辱。

法国虽然心怀不满,但并未与美英等国“撕破脸”。9月22日,应美国总统拜登的邀请,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其通电线月在欧洲举行会晤。白宫方面称,拜登并未在通话中就“潜艇事件”向马克龙表示歉意,但表示应进行更详细的磋商。马克龙也决定让法国驻美大使尽快返回美国。23日,美国务卿布林肯与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在纽约会面。勒德里昂强调,两国领导人通电话只是第一步,法美两国走出此次危机需要更多时间和切实行动。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对此表示同情,称如果他是法国人,也会因潜艇订单取消一事感到失望。英国首相约翰逊称,正力争修复与法国的关系,“我们对法国的爱根深蒂固”。

此次“潜艇事件”的影响也波及西方国家间的两大重要国际组织——北约和欧盟。

此前外界曾有猜测,称法国将因潜艇订单被取消一事退出北约。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在法国参议院演讲时表示,法国没有必要因此退出北约,但美国有关潜艇项目的行为说明北约内部已不存在政治对话。帕利称,北约不少成员国已响应法德两国的倡议,同意修改北约战略构想,加强欧洲防御。

对此,冯德莱恩称,应加快发展欧洲防务联盟,该组织应有足够自主性,以便在国际事务中使用军事手段时无需美国和北约帮助。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希望在10月底前提出关于建立欧洲快速反应部队的相关计划。

分析人士认为,尽管“潜艇事件”引发不少关注,但西方世界的内部格局和关系基本不会改变。

法德两国虽有意借此推动北约和欧盟实现某些转变,但难度很大。美国一直占据北约的主导权和话语权,使其更多体现美国的利益需求。其他盟国想要修改北约战略构想、更多体现自身战略利益十分困难。至于欧盟的防务合作,仅是关于部队的构成、指挥权的分配等问题,各方就难以达成一致。

与此同时,西方国家内部的裂痕通过此次“潜艇事件”进一步凸显。据外媒报道,一些欧盟成员国对法国的遭遇并不同情,甚至暗自高兴。美国学者伊丽莎白·布拉夫在其题为《为什么丢掉潜艇订单的法国不值得同情》一文中称,法国经常不顾欧盟成员国的武器禁售政策,向一些国家出口武器,抢占其他国家原有份额,引发其他成员国不满。例如,因沙特阿拉伯军队参与也门内战和2018年的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案,德国等欧盟成员国决定禁止对沙特出口武器。马克龙以卡舒吉遇害案与武器禁售无关为由,继续向沙特出售武器。

此外,近期一系列事件从侧面表明,美国对待盟友并非一视同仁,而是根据其利益划分三六九等、分出远近亲疏。美国某些盟友或能据此发现其在盟友体系中的地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在此情况下,这些国家或将重新思考本国在世界和地区舞台中的合理定位及作用,不再唯美国马首是瞻、为美国一国之利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