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帮腔”澳大利亚的美国、法国、新西兰也成了笑话!

  ——力挺冒犯了群体的法国《查理周刊》先知漫画,却给中国漫画家创作的讽刺漫画贴上“虚构”标签。

  ——只允许“自己人”批评驻阿富汗澳军的暴行,但“别人”不行。这是什么逻辑?

  图说:沙耶斯塔·汗控诉澳军砸开他的家门,杀死了他的兄弟。 来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布了中国漫画家创作的漫画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以漫画是“伪造的”为由要求中方道歉。

  继而,新西兰总理阿尔登“及时”地表达了“关切”,称“图片不真实”;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布朗则指责中方“使用经过数字处理的澳大利亚士兵的照片”,是在“传播虚假信息”。

  可是,讽刺漫画不应该是漫画家的创作吗?更何况,这幅漫画还是基于驻阿富汗澳军暴行事实基础上的创作。

  连最热衷于讽刺漫画的法国人也要蹚澳大利亚的这趟浑水。其外交部发言人宣称“漫画令人震惊,内容偏激,具有侮辱性”。

  然而,《查理周刊》那些冒犯了群体、给法国招来杀身之祸的先知漫画,怎么说?一个坚决捍卫“漫画权”的国家,怎么就容忍不了中国年轻画家的“漫画权”呢?

  无论哪个国家的艺术家都有讽刺批评澳军暴行的自由。提及莫里森当年公开为法国《查理周刊》所做的辩解“我们必须接受别人有不一样的观点”,《河滨先驱报》评论称,中方对澳大利亚在问题上持双标立场的质疑“是有道理的”。

  真相就是,漫画反映的澳军在阿富汗的暴行可不是臆想。有澳大利亚国防军总监察长办公室历时4年调查、听取超过400名证人的证言,形成的足足465页的报告为证。

  直到11月下旬,因澳军在阿富汗暴行而面临刑事指控的人只有一个——曝光暴行的随军律师戴维·麦克布莱德。

  戴维·麦克布莱德于2011年和2013年两度作为军队律师随澳军前往阿富汗。在听到有关澳军暴行的风声后,他收集了大量证据,然而却在上报时屡屡碰壁。

  然而,除了个别澳大利亚媒体,几乎没有西方媒体在意麦克布莱德在整件事当中的作用,更别提他正在遭遇的清算了。

  戴维·麦克布莱德因为向媒体泄露文件,于2017年被捕,被澳大利亚政府扣上了“威胁国家安全”的帽子,经受着牢狱之灾。

  所以,才不是澳大利亚国防军良心发现、“自曝家丑”,不过是听不得别人批评自己罢了。

  二、对澳大利亚以及其他西方国家来说,转移公众对澳军,甚至本国军队在阿富汗暴行的关注。就像法国外交部所做的,明明画面中只出现了澳大利亚国旗,它却不知从哪里看到了“对所有派军驻扎阿富汗国家的侮辱”。难不成心里有鬼?

  “今天是我第一次真正考虑放弃澳大利亚的国籍了。”在中国当主持人的澳大利亚人Hazza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的推文下回复称,自己作为一个澳大利亚人感到非常惭愧。他后来又在微博上表示,自己认为澳大利亚领导人要求中方道歉是很不合理的,“毕竟我们应该对阿富汗道歉才对”。

  澳大利亚前驻波兰和柬埔寨大使、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名誉董事凯文称,澳大利亚正迅速成为一个“悲哀的笑话”,一个挑起对华争端的典型。

  “饱受苦难的阿富汗人民对于中国谴责(外国军队)在阿富汗境内的非法杀戮行径表示欢迎,我们也欢迎其他国家支持将杀害无辜阿富汗人的凶手绳之以法这一立场。”《阿富汗时报》力挺中国,称中方的严正表态是一个“优秀的范例”。

  阿富汗政治分析家扎比胡拉·扎马拉伊说,漫画的发布并非是对澳大利亚的侮辱。“事实上,它让人们关注澳大利亚军人犯下的罪行,有助于将他们绳之以法。”

  一名白发老父亲正在阿富汗独立人权委员会乌鲁兹甘省负责人斯坦尼克扎伊的办公室里哭诉;

  乌鲁兹甘省的另一个居民沙耶斯塔·汉,兄弟被澳军“合法射杀”、父母精神也因此遭受严重打击。